圖為戴上老花鏡的谷長吉在對輸氣管道進行焊接堵漏。
  本報記者 和冠欣攝
  人物:谷長吉(燕山石化生產運行保障中心第一作業部工段長)
  “谷師傅?”走近燕山石化化工一廠的裂解裝置,對著6個一字排開的50來米高的方形裂解爐和縱橫交錯的層層管線仔細搜索一番,燕山石化生產運行保障中心第一作業部書記王亮指向了20多米高處的一個“小白點兒”。
  此時是中午12點多,谷長吉爬上平臺已經有兩個來小時。就在上午10時,負責給裂解爐提供物料的一段管道突然出現了一條細細的裂紋,管道里的乙烯氣體不時冒出青煙,現場飄著一股異樣的氣味。
  發生泄漏的部位位於管道拐彎處,前後全都被管道環繞,只容得下一個人。二話沒說,57歲的谷長吉戴上老花鏡、拿上防護罩,打著了焊槍,這一蹲就是兩個小時……(下轉第二版)
  (上接第一版)每天早上8點鐘準點來廠區,一天下來處理1到2個管道漏點……1984年來到燕山石化,接過父親手中的焊槍,在保衛裂解裝置的崗位上,他幹了近30年。
  裂解裝置,是塑料、橡膠等化工產品成形前的第一道步驟。油料經過裂解爐的分離,分成乙烯、丙烯等不同的原料後才能進入不同的化工產品生產線中。所以,裂解裝置就成為整個化工廠的“心臟”,而運輸著蒸汽、水、油料的管線就如同“血脈”。
  偌大的生產裝置,外面是風吹日曬,裡面是高溫高壓,說不准哪天什麼地方就開始滴滴答答地冒油。管道一旦出現泄漏,油料、危險氣體進入空氣就會污染環境,影響安全生產。怎麼辦?把裝置停了,把管道里的物料抽乾,把裂縫焊上,這活兒一般的焊工都能幹,難的是在不停產的情況下堵漏,這也成為谷長吉的職業夢想。
  “安全是土,焊接是花,有土才能開花。”谷長吉在本上一筆一畫地寫道。平日里勤快的谷長吉幹活時總盯著老師傅的焊槍,閑下來自己找來廢舊管道練手,琢磨。漸漸地,師傅嘴中常念叨的話,被他總結成了“鑽鉚法”、“放空法”、“包盒子”等一系列“帶壓堵漏”手藝。在谷長吉的帶動下,“堵漏”不再只是“馬後炮”,而成為生產安全的一道屏障。
  2011年11月份的一個冬夜,負責給裂解爐供應蒸汽的壓縮機管廊架下方出現了零星水滴,隨之500多攝氏度、110多公斤壓力的蒸汽噴涌而出。如果選擇停工,管道里的蒸汽壓力不均衡,反而會造成事故。谷長吉聽說後,馬上戴上老花鏡,穿好防護、戴好頭盔,拿著工具和焊槍奔往現場。
  谷長吉伸長胳膊在逼仄的空間進行焊接,焊幾分鐘,就要換一下姿勢,否則難以承受高溫的烘烤。由於溫度過高,老花鏡的鏡片從鏡框里脫落了3次,他把鏡片塞回去,又埋頭在一片白茫茫的蒸汽里。3個小時後,漏點被封堵了,谷長吉全身濕透,安全帽也被烤得變了形。
  摸著自己變了形的老花鏡琢磨了一宿,第二天一早谷長吉找到生產部長,“沒兩年我就退休了,我想給年輕人開個班,把我的經傳傳。”
  就這樣,谷長吉辦公包里多了一本《計算機基礎教程》,開始自學PPT、WORD等辦公軟件。白天“堵漏”時,不忘拿著兒子給買的數碼相機給管道一一拍照,晚上回家做PPT課件。
  半個月後,谷師傅的第一堂課《焊接與安全》在工廠運保中心後的一個簡易大棚里開講。“鑽鉚法”、“放空法”、“包補法”、“組合法”……
  兩年下來,廠子里生產運行保障中心裡的2000多名員工聽了谷長吉的課,連續兩年的北京焊接大賽里,谷長吉的徒弟包攬了冠亞軍。  (原標題:一把焊槍,30年守護石化生產“血脈”)
創作者介紹

卓韻芝

uuzrdedkfkcic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