念斌 念斌投毒案主人公,該案歷時8年10次開庭審判,4次被判處死刑立即執行,最終判處念斌無罪釋放。
  張飈:重獲自由是什麼感覺?
  念斌:能跟家人團聚,我很高興。八年入獄折磨,從2006年8月7日被捕到2014年8月22日獲釋,我每天都在數日子。現在身體很不好,身心都是病。
  張飈:從當庭釋放到現在,心態會發生變化嗎?
  念斌:當庭釋放時很興奮,覺得八年的黑夜過去了。但現在感覺自己還處在很濃的迷霧中。案子現在還是定義為疑案,給我解除的只是身體的枷鎖,心理的鐵鏈還很牢固。我現在和這個社會脫離太久,如同八年前剛被冤枉時的感受一樣,非常不適應。
  張飈:獄中你曾想過自殺,為什麼後來打消了這個念頭?支撐你繼續生存的是什麼?
  念斌:如果自殺了,家裡人和律師朋友就會失去堅持的基本動力,錯案就不能糾正,我念斌就會永遠背上殺人犯的惡名,我的家人就會一直是殺人犯家屬,這沒人能承受。
  張飈:這些年很多人在為你的案件奔走,最想對他們說什麼?
  念斌:我得說感謝,這句話聽起來實在又太輕了。可除了這句,我又還能說什麼呢?
  張飈:你會對法律感到失望嗎?
  念斌:八年中法院反覆判我死刑,每次聽到判決,我第一反應當然是很失望;直到今年的無罪判決,釋放給了我希望。但現在如果不對當年的辦案人員進行問責,我仍會很失望。
  張飈:會對公檢法群體有偏見嗎?為什麼?還有另外的期待嗎?
  念斌:我覺得我只是我,有沒有偏見並不重要,但公檢法群體是公職人員,做符合他們職業道德的事,是他們的本分。否則,就應被問責。
  張飈:對於自己的案件還有什麼期望?
  念斌:我最大的希望是得到道歉和對當年的辦案人員問責,以及及時追查真相,這才能向社會證明我的真正清白。
  張飈:假如沒有發生這些事情,你的人生規劃是怎樣的?
  念斌:我一個平民百姓,能有什麼規劃?就是工作賺錢養家,當時就想準備出國打拼,給家人創一個好的環境,好好教育孩子。
  張飈:接下來怎麼打算,會繼續申請國家賠償嗎?
  念斌:那當然,肯定申請,同時我將對枉法者提出追責請求,希望公安部能成立專案組查清真相。
  新京報記者 朱柳笛
  但現在感覺自己還處在很濃的迷霧中。案子現在還是定義為疑案,給我解除的只是身體的枷鎖,心理的鐵鏈還很牢固。
  ——念斌  (原標題:希望對枉法者問責)
創作者介紹

卓韻芝

uuzrdedkfkcic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